1p是玩的,2p是正经的视频里的,恩!虽然还没做完

【米优】

黑发的少年半闭着眼睛,赤裸的身体遍布吻痕,缓慢的吐气,过了一会儿抬眼看向他的时候,嘴角勾起触目惊心的弧度。


只要是家人,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原谅吗?

已经坏掉了,全部都坏掉了。

无论怎么看都是这样的。

优他怎么说的。

他说被利用也没有关系,因为是家人。

如果被这么对待也是家人的话。对于他而言,家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要来做吗?”用不卑不亢的语气,用清澈动人的眼神,是请求,以及渴望,但是望不见任何欲望。表情也一点都不色气。

“诶,不要吗?”稍微抬起下巴,眼睛睁大了点,放在领口处的手顿了一下。


悲伤让人变温柔这句话是真的吧。...

【米优】

(这个产物源自贴吧里的一个帖子和小伙伴讨论内容,实际上歪楼歪得厉害23333帖子标题请珍惜现在为优酱愤怒的米米迦。想要写给我那傻傻的米迦痴汉。比心。结果写下来是和我内心的想法大相径庭的产物,咋回事啊233)


不止一次想过,这糟糕的世界,如果只是噩梦的话就好了,只要睁开眼睛,就能回到现实的日常。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毁灭世界,伤害了他家人的人就在眼前,而那个男人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确定了这个事实。没办法视而不见。

但他无法理解优的心情,优的感情,这让他非常恼火。血液沸腾了般在体内涌动,手中的剑呼应着发出鸣响。其实他内心却有份欣喜,为自己的怒火而高兴,起伏的感情,像是死...

【红深】这是最初的相遇也是最好的

纪念小说漫画化。(这里不用看啦,
小说开篇红莲真昼并没有感动到我才不是因为我腐好不好。校门口两排的樱花,纷飞乱舞,两人就这么相遇。从初见就开始互相试探,结果经历了那么久,好像关系看上去很紧密了,却还是若即若离,依旧不停的试探……虽然都知道彼此的想法,就是不能说出口,你就说虐不虐!虐不虐!!胃好疼……不过镜爹你继续不要停我还承受得住)

最后一眼是遥远的天空及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闪耀的阳光在那人周身披了一层温柔的边,光景美妙得让他忍不住想要泪流。但胸中翻滚的热焰无处宣泄,快要将他的心灼烧尽。背负了什么,走上了无法回头的道路,无论他如何哀求,红莲依然选择了这种将自己陷入绝地的方式。视线模糊的瞬间,他回...

【红深】白色情人节

补个贺文。(又迟到了别问我为什么)

死心吧没有后续。


早春的三月,空气里游荡着明快的因子,已经不那么凛冽的风,不再降到冰点的温度,都让人心情愉快。帝鬼军的少将如往常一样走向红莲的办公室,但今天他来的格外早,要说为什么的话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他一向对这种能愚弄下属的日子很敏感……吧。听到敲门声之后,红莲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想着,伸手遮住自己的表情,“别进来,深夜。”

“红莲~在吗?”果不其然,话音未落,门外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句子结尾上扬着的语调,给人的感觉和他脸上不怎么变过的弧度有些相似,同样让人火大。

红莲瞄了一眼应声开的门,一张俊秀的脸出现在视线里,“啊,我进来了。”

“...

【齐藤×优】天音优一郎的故事

虽然这好像是讲优的,但其实这是 齐藤×8岁优的同人

雷者慎入,但是可能根本木有人萌这个CP。而且写的也不好

这里只是一个看见齐藤欺负优就会兴奋的糟糕的家伙,其实并不会写糟糕得很的东西啦

因为这俩原作交集不多,人设基本靠脑补,主要参考的是一濑红莲16岁的破灭5卷,7卷部分内容,齐藤爸爸和优酱OOC求原谅(反正也没人看)

我早就想写这对了(愉悦的)


初章  暴雨前夜

火光照亮了天空的那个夜晚,天音优一郎同时失去了他的双亲和平静的生活。

他还没有从巨大的变故中缓过来,眼眶湿润着,红了一圈,他像溺水的人紧紧抓住靠近他的每一个东西。只知道是...

last Inferno

想温柔地活着 坚强地守护

僕を見ていて ずっと僕を見ていて

请看着我 请你一直看着我

いつかこの瞳を封(と)じる

直到闭上这双瞳眸的

その日まで ねぇ そばにいて…

那天为止 请你一直留在我身旁


那天晚上飘起的雪,纷纷扬扬的落下,像是将一切都交付给大地般的义无反顾,缠绵无几,更多的是决绝,凛冽。浸透了所有的不安,惶然,天空昏暗的不像话。那一刹那。红莲眼前一片漆黑。手上一片温热,心头细碎的扎满了刀子,刺痛无比。

“呐,红莲,明年大家也聚在一起吧。”说出那番话的人,倒像是已经预料到了如今的局面释然得让人心碎。

想要和...

【红深】落雪

在这个和往年一样如期而至的冬天里,飘起第一片雪花的时候,红莲答应了深夜的邀请。
风穿过街道,拂起晶莹的粒子。他看到了穿着灰色的外套,脚蹬着深色皮靴的深夜。脸颊稍稍隐没在衣领帽子周围圈着的白色毛绒边里,衬得他肤色更显白皙透明,眼里依旧浮动着温润的水光,眉梢眼角均含着笑意。红莲觉得心里那片柔软的地方又塌陷下去了一块,上面像针刺般微微的疼痛漫过一丝快感。那一刻感觉快要疯掉了,或许早就疯掉了。
他过来的时候早晨的天空还灰蒙蒙的,光不那么强烈。
红莲开始习惯性的用慵懒的话语敷衍推脱,深夜便用那双蓝色的眼瞳,静静的逆着光看过来,轻笑着,揶揄着,很愉快的样子。红莲瞥见深夜侧头时,风掠过温柔的卷起几根发丝,边缘透着...

费里德生贺

这篇写得我心力交瘁难写死了
于是后半部分放弃了

以及费娘这个妖艳贱货实在写不来写惯了纯情的深夜不好意思也纯情起来了崩就崩吧就写这一次
cp克费 克罗里×费里德

克罗里大人,这件怎么样?”克罗里闻声瞥了一眼他身边兴奋不已为他挑选礼服的冯,她微微倾身,向他展现自己美好的身体曲线。不像另一边的琪斯靠着他的肩膀,柔软的胸脯直接紧贴上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按压着。
今天是费里德那个好事的家伙的生日。也不知是人类时期的还是成为吸血鬼的日子。前一个对于吸血鬼来说太过无趣。后一个……他很早之前就听费里德说过了,始祖太过无聊将在意的人变成吸血鬼,让他同自己一起堕落深渊,如此说来,这就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克鲁鲁生贺

cp向 克米:米迦×克鲁鲁 费克:费里德×克鲁鲁 

不当cp向也可以

女王大人依旧每天都很无聊。

不过今天是格外的无聊,每分每秒都难熬极了。她在她的房间转了一圈又一圈。每年的这个时刻她就没来由的烦躁无比。有些讨厌的记忆会复苏。即使过了千年依然让她不快。打个比方的话,那种感觉像是碰到她永远应付不来的费里德,啊,即使只是想到他的名字,身体便升腾起无法言喻的不适感。

克鲁鲁甩着袖子坐回她的椅子,深深吸了口气,轻闭双眸,盘算着这一天假装睡觉睡过去好了。吸血鬼并不需要睡觉,这是克鲁鲁擅长的一个游戏。能想象的出微颤的睫毛下阖上的美目,随着呼吸缓...

中秋那啥赏个月碰上暴雨(红深)

我啊写这小破文写到凌晨,还没写完,于是我就睡了……(快醒醒)
题文不相关。
总之姑且算个贺文
月饼吃腻了咱吃个团子好吗?听说台湾那里中秋吃烤肉……我也想吃……我不吃月饼了摔

“今天的月亮也很美呢,红莲。”
红莲望着托着下巴的深夜,只觉得他的眼睛里像是盛满星光亮的惊人,竟一时移不开视线,半晌才记起要开口:“你在看哪里,今天刚刚下了雨不可能有的吧。”
深夜唇角一弯,露出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样子,“啊哈哈,真是可惜呢。”
红莲眼看着他装傻的样子,一股子气不知打哪里来,但只是皱了皱眉,不去看深夜盈满了笑意的脸。
空气里因起风透着清凉,天空阴沉着,大片的云堆积,像是涂的颜料抹不开,十五的月亮看不到一点影子,本该赏月...

【樱真】梦呓

读这篇很奇怪的文有些你可能用到的知识。可以跳
一清醒催眠,也有人叫做隐性催眠;就是让人在清醒状态下,通过交流谈话或者环境暗示,让对象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催眠状态。用环境的暗示,通过水,声音、光线等,或某一个词让对象不知不觉中产生联想和回忆,从而再进一步导入催眠。
二适合被催眠的人
1非低智商。
2.高情商。
3.想象力丰富。
4.懂得专注。
5.容易相信别人。
6.多愁善感。

比较常见的催眠技巧
视觉疲劳法,瞬间催眠,数数法。
视觉疲劳打比方让被施术者盯着用一定规律摆动的怀表,让其进入恍惚的状态。同样的以光水类似这种环境让被施术者感到疲倦都有同样效果。
瞬间催眠依靠瞬间的、强烈的某种暗示,使受术者处于一种短暂的「应激状...

【黑真】告白(后续)

“真昼,有没有后悔捡到我?”一直想这么问。
小黑蜷起身体,对于自己来说,遇到真昼,是所谓的幸运。那么被遇见的真昼可以说是不幸吗。
对于舒适的怀抱,一时沉溺于其中,以至于忘记了在街道边,不时落下的凄凉的雨点,坚硬的地面硌得身体很疼。现在这种生活舒服得让人不安,虚幻得好像睁眼就会烟消云散。
就算是这样,也宁愿沉醉于梦里。
就好像,在雨点即将落下的那瞬,开始无止境的怀念期盼晴空。于是再也放不下那种对曾执有的眷恋。
为了报答被捡到的恩情,自己做了什么,给了真昼力量,只会陷入麻烦与危险的深渊的力量。
小黑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想着自己是怎么了。在地上滚了滚,果然什么都不想是最好的。思考意义很累,精疲力尽却得不出像样...

七夕前夜祭

主深红深

7月的风拂面而过,酷暑带来的燥热消散在空中。热闹的祭典即将拉开帷幕,孩子们和少女盛装出门,竹枝上紧凑的挂满了纸签,一齐在风中摇曳。
深夜敲响了红莲的门。带着笑意,催促着眼前睡眼惺忪的家伙。
“红莲,我大老远跑来。可不是来听你说不去什么的哟。”深夜将脚塞进门缝,“还有小百合时雨穿着很漂亮的浴衣,在等你啊。”
“跟她们说我不去。”红莲用脚踢着深夜,深夜却死死抵住门,硬是钻了进来。
“哎呀,美十也在等呢,说是红莲不去她就不开始玩哦。连焰火会也没法看不是太可怜了吗?”
“啧,烦死了这女人。”
“顺便一提五士说,让女士等实在是太不绅士了,红莲这个家伙烧了才好。”深夜凑近红莲的脸,满意的看着他无奈的表情。...

【黑真】告白

主黑真。樱真有。嗯算不算呢。(>﹏<)

全身无力,想要舒服的趴着,不管那些嘈杂的纷扰的事情,因为合不来啊。和这个男人合不来啊。说是男人,其实只是个少年,但是麻烦的不得了。喋喋不休,耳边聒噪的声音,像是他最厌恶的刺眼炽热的正午阳光,灼烧着炙烤着他脆弱的皮肤。
吵死了。在真昼拎着小黑如往常一样唠叨的时候,小黑无奈的眼神瞥向他。下一秒,变身,压倒在真昼身上。
“诶”真昼的话语被突如其来的变化给抑制住,当然他也说不出半句了。小黑狠狠的剐了真昼一眼,像是说你活该。低下头,用吻将真昼的嘴堵上,把他的愤怒,不满,压抑的心情一并倾注,他吻得格外认真,感受着真昼从舌尖传来的慌乱无措,以及面对亲吻只剩颤...

【深红深】幻觉

在世界毁灭前。红莲被变成吸血鬼的真昼吸了血。沉沦羞耻与快感中的他,看着深夜被真昼用自己的刀之夜刺中心脏,倒在地上,自己因为被吸血连一句深夜都喊不出来。
是五士的幻术。耳边深夜的话语沉稳有力。然后深夜尽力护住了自己。
深夜倒下的尸体以及恸哭的伙伴们的身影却比这句幻术的存在感还要强烈。
这一幕的冲击让之后错失伙伴的红莲,缓了很久也没有接受深夜小百合时雨五士美十是真的死去了。
这一回不是幻觉。
几年后,去往名古屋战场的红莲心里默念,深夜,不要来。原因很简单。
那天五士施幻术,深夜面无表情的盯着真昼,没有去看他自己被真昼杀死的幻觉,他眼里满是对真昼的恨与不甘,让红莲有些惊心。
那还是一开始找上红莲挑衅的说着自己是真...

六一贺文~~~

だからさ つまりは
所以呢 也就是说
そうだな これから ずっと
总之啊 就是从今以后
二人で…
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难 得今天这么和平啊。米迦尔叹了一口气,暂时摆脱了吸血鬼和人类的纠纷,和优的伙伴逃离到了这个地方,也好不容易把阿朱罗丸压制了,他却感到了一阵疲惫,眼 睛有些酸涩疼痛。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他看向窗边倚着看外面风景的优,阳光在他的发间跳跃,像极了优总是傻傻的却耀眼无比的笑容。已身为吸血鬼的他若是 没有佩戴隔离阳光的装置就无法站在太阳底下,明白了和优之间的不同,他顿时有些绝望,竭力缩在阴影角落。只是靠近一些,就被血吸...

刚看了米迦尔物语2第一章汉化,费里德约定的人类是红莲对吧对吧真是毫无预兆看了米迦尔物语提到红莲感觉瞬间有种嗯不愧是镜爹的感觉。什么鬼←_←嗯嗯总之我还蛮好奇的。神tm暮人和费娘都知道红莲黑化了,深夜不知道。红莲找上费娘估计也是真昼在背后牵线。也有可能是齐藤嘛想到齐藤超级搞笑的齐藤一开始出现以为只是个百夜教低级的杀手只是为了给红莲送经验。没想到三番五次出现烦死了。你说你个路人脸,却是个boss候补简直把我笑死了。而且看似还是个基佬。红莲,牵我的手。妈的笑趴。好好说话还能做朋友。你说你这样子红莲肯定不敢跟你跑啊。2333333神回路。百夜教也挺迷的。我还等着镜爹专门出本讲百夜教的书信息量太少了明明...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主红深

“这是什么?”深夜低头看着怀里一堆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凑近能闻到一丝甜腻的味道。

那个男人,紫色的瞳孔散发不容侵犯的威严,直直的看着他,“情人节快乐。”嘴角微勾。

“可是,红莲,”深夜摩挲着盒子,湛蓝的眼眸诧异的望向红莲,“情人节已经过去很久了,而且……”

“有什么关系?”

“而且我们之间并不是那种关系,你昏头了吗?”深夜紧蹙漂亮的眉,略带生气的眼神暼向红莲,“你在玩我吗?”

红莲不为所动,略微偏着头,嘴角噙着笑意,“不要这么生气啦,对我像以前那样笑着不是很好吗?”

“你不是红莲。”深夜痛恨这个霸占着红莲身体的家伙,他散发的气息是冰冷的,不像真正的红莲就算是濒临绝望也周身带着舒服的光...

啊,我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发泄一顿会很舒服,但有时候会觉得我这么伤心,怎么还是没人理解呢,我都那么明显的表示了,旁人不痛不痒的关心,沉稳的语调,很冷很冷。啊,有些事情,有些心情就算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明白的。学会自己心疼自己。毕竟疼的是自己。别人再怎样也不会多疼的。冷。

1/2